紀錄:世威

微風輕撫,秋意漸濃,躁鬱的夏天悄無聲息的溜走了,它突然的不告而別讓秋天的到來顯得有些措手不及。在這感性的季節里,容易讓人染上多愁善感的毛病,深陷各種情慾交加的深淵,也許聽聽葉老師雄渾的嗓音能稍微震懾蠢蠢欲動的心靈。《象徵交換與正負情愫交融》配合著季節輪替,來到了第三次的書讀,感謝葉老師的導讀以及各位同伴的出席。

「理性源自於感性」,以這句話來作為今日的主題再適合不過,它不僅道出了今日討論的主軸,更表明了布希亞的消費社會與馬克思筆下的資本主義社會有著根本的差異。馬克思從生產關係勾勒出資本主義的經濟邏輯,從而提出兩種價值形式,也就是使用價值與交換價值。人與物品之間存在著一種辯證關係,其中所具有的社會意義蘊含在物品的使用價值之中,然而這種社會性在交換價值里被掩蓋了,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就是在這一點上展開討論。交換價值僅僅反映了可變與不變資本的組成結構,其中人類勞動產生的剩餘價值並沒有被顯示出來,這些剩餘往往被資本家所佔有。資本家為了獲取更多的利潤而把可變資本(勞工的薪資)壓低,這也就產生了剝削,因此交換價值是資本主義的壓迫和宰制的根源,馬克思畢生的志願就是要讓無產階級從這些壓迫中解放。

但歷史最終狠狠甩了馬克思一個巴掌,在資本主義最發達,壓迫最為嚴重的地方卻沒有發生無產階級革命,革命反而發生在遙遠貧困的俄國,這是為什麼呢?馬克思的剖析沒有錯,然而他只看見事實的一半,他看見了人類行為的生產面,卻沒有看見它的消費面。消費活動與生產活動最大的不同在於,前者以誘惑激發個人的欲求,用積極的方式把個體重新整合於生產體制之中,而後者則是以壓迫等消極的手段控制個體的勞動生產。這兩者都是資本主義社會裡的兩個重要面向,而消費活動就涉及到布希亞所提到的象徵交換。象徵交換早在部落社會就已經產生,它的基本特徵就是情慾,也就是本書的主題正負情愫交融。這種象徵交換在消費社會重新被喚起,但並非以他們過往的身影重現,而是以更純粹的形式現身:將其中的情慾裡的精華萃取,提煉再經由各種媒介的剪接拼貼,最後形成一個最完美的形象,這種現象布希亞稱為超高實在(hyperreal)。

消費邏輯是演繹的邏輯,若回到符號學的脈絡,指的便是能指(signifier)與所指(signified)之間的關聯並沒有嚴謹的結構,而是可以任意的演繹出不同的形式,事物之間的邏輯關係是武斷的。例如將玫瑰聯結到愛情,或是將巧克力聯結到情人節的操作手法便是如此。在消費社會里,消費成為了一種義務,而需求則降格為手段,人們消費的目的不再只是滿足生理上的需求,而是消費物品的象徵意義,例如時尚品牌展現出來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