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世威

《韋伯的價值學說》第一次書讀終於開始了,本次課程由東海大學社會學系的鄭志成老師親自企劃、選定文本並為我們導讀。這次的韋伯書讀活動,鄭志成老師選了韋伯關於「客觀性」,「價值中立」以及 〈學術做為志業〉 和 〈政治做為志業〉 等文章來作為這次韋伯書讀的主題,其中 〈學術與政治〉 是韋伯的兩篇演講。

鄭老師在談論韋伯的「價值中立」與「客觀性」兩個概念時表示,韋伯是在不同的脈絡下處理這兩個議題,前者關涉到價值判斷也就是學術倫理或工作倫理等問題;而後者則涉及到價值關聯,例如方法論以及知識建構的問題,關於這兩點鄭老師認為是有必要釐清的。

這週鄭老師選了韋伯的 〈學術做為志業〉 來作為這次書讀活動的開場。這篇講稿並不艱澀,從這裡出發理解韋伯的知識關懷是再適合不過。「志業」(Beruf; calling)這個概念,是把宗教意涵放在世俗的生活之中,賦予世俗工作一種特殊的宗教性質,可以將它聯結到路德教派提出的「天職」觀,這種觀點將工作視為上帝分派的使命,個人投入其中並願意為此承受苦難奉獻自我,這與為了糊口而不得不工作的意義是有所不同的。

韋伯對「價值」與「事實」的處理十分謹慎,他認為實然與應然這兩者之間存在著無法跨越的鴻溝,事實並不能與價值等同,也無法決定何種價值是值得被遵循的。價值涉及到生命的規範性命題,然而知識並沒有辦法為生命提供意義。在「價值」與「事實」的立場上韋伯完全與馬克思相反。韋伯在談論學術工作的時候便是秉持著這種論證,教師不應該在課堂上表露自身的價值立場,這無疑會影響到學生對知識的探究和學習的過程。這不僅僅是韋伯對學術工作的期許,更是他一輩子堅持奉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