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德的實驗室》的第二次書讀,非常感謝楊弘任老師上週精彩的導讀,這次也非常感謝楊弘任老師到海光書院來為我們繼續導讀拉圖的著作。

在開始之前,楊弘任老師為我們簡要的說明為何拉圖會以《科學雜誌》、《巴斯德學會年鑒》以及《醫學總匯》這三本期刊作為本書的材料。事實上,拉圖的選材有他的用意,他企圖透過這三本期刊的鋪陳來呈現一種局勢,這種局勢最終造就了巴斯德和他的微生物。只要能掌握這種局勢,就能了解巴斯德的英雄軌跡是如何被打造的。

在今天的討論裡,轉譯(traduction)和位移(deplace)這兩個關鍵字出現的次數最頻繁,而這也是行動者網絡理論裡最重要的兩個概念。要想知道巴斯德由弱轉強的策略,就必須釐清這兩者是如何運作。轉譯簡單來說即是指某一行動者將其他行動者的利益(在拉圖的脈絡里這個詞的含義更接近於「興趣」)轉向自身,至於位移就其字面上的意涵來說,它指的是位置的移動,後者往往與前者重疊,當行動者的利益被轉譯他的位置也會產生相應的變動。

在這場擴及全法國的衛生學運動中,第一個轉譯者並非巴斯德,而是當時的衛生學者,是他們將法國的財富問題聯結到國民的健康問題上,是他們界定了這整場運動最初的規模。巴斯德派一開始不過是眾多的學派之一。當時流行的學說是疾病自發論,這種學說認為病源無處不在,遍及整個社會,因而當時的衛生策略便是在全法國的範圍內,在每一個疾病可能出沒的點上布防,但可想而知這樣的做法成效不彰。接下來要處理的問題是,巴斯德到底做了什麼從而把大規模的社會問題聯結到他實驗室裡細小的微生物身上?他到底使用了什麼策略,做了什麼樣的部署最終轉譯了眾人的利益而使自己變強?我們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的還原各種力量關係,把各個行動者的轉譯和位移清楚的描述出來,這樣巴斯德和他的微生物的登場才不至於顯得突兀。

那麼巴斯德位移的軌跡是否是必然的?他是否註定會成為英雄?顯然並非如此,就當下的狀況而言,各個行動者的位移都帶有一定程度的不確定性,誰最終能成就一番霸業並非是必然的。巴斯德總是向著力量最強大的一方移動,這是他的策略,在這個移動的過程中他必須克服各個不確定的因素,從而達致他的目的。任何一個行動者的偶然介入,任何一個偶發事件都會增加整個網絡的不確定性,但最終這些偶然性都將被轉譯成必然的事實。